钟山亮剑 共铸诚信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7-10 21:55

本报南京7月10日电 (记者 郑卫平) 住豪宅、开豪车、藏珠宝,可就是不还钱......7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第十期“决胜执行难”全媒体直播在南京展开。此次行动由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局和执行局、江苏高院、南京中院共同发起,联合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人民法院新闻传媒总社、网易等60余家媒体,8条执行线路、9路视频、10小时不间断直播,直达执行一线,让失信人无处遁形!截止11日凌晨,整场直播在各媒体平台共吸引5000多万人次网友围观,成为全国网民关注的一大热点。网友留言,此次直播是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的大会战,是回应群众对司法公正关切的大展示。

【镜头回放】

A、失信被执行人抽“小九五”称没钱

被拘传至法院当晚还清70多万

下午3点多,六合法院执行局的法官们来到位于六合大厂的博丰公司大厂分公司,准备对该公司与高凯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进行强制执行。记者在现场看到,博丰大厂分公司一名王姓负责人抽的是零售价50元一包的“小九五”,但他面对执行法官表示,对案件涉及的60万元货款,他没办法一下还清。

据了解,2017年5月,高凯公司与博丰大厂分公司签订《购销合同》一份,约定由高凯公司向博丰大厂分公司供应水泥,单价暂定340元/吨,价格随行就市。2017年10月20日,博丰大厂分公司负责人王某出具《承诺书》一份,确认所欠水泥款数额,并承诺还款时间。后经法院审理,判决博丰大厂分公司给付高凯公司货款近60万元及逾期利息;王某承担连带责任;博丰公司承担补充清偿责任。判决生效后,博丰大厂分公司未履行义务。

在执行现场,从打印出来的“应付账款明细表”可以看出,被执行人一直都有款项进出。但该公司负责人王某表示公司无力还款,法官依法开出搜查令,对财务室进行搜查,经过法警搜查,财务室仅有现金百余元,零售价1000元左右的黄金叶香烟一条。

就搜查情况来看,法官认为王某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下午4点20分,依法决定将其拘传到法院。晚上7点半,慑于压力,王某亲友紧急凑齐了本金及利息共70万元送到法院,案件全部执行到位。

B、一公职人员成失信被执行人执行法官毫不手软

法官一天打7个电话不回,申请人多次约谈避而不见!这位牛气的失信被执行人竟然是公职人员!

当晚上建邺法院执行法官前往被执行人蒋某位于凤凰花园城的住处时,再次吃了闭门羹。邻居说,这户人家已经有些日子不在这儿住了。经在场法官与南京中院执行指挥中心联络后得到指示:破门搜查!

锁匠好不容易打开了门。记者跟随执行法官进去后发现,房间整洁有序,一间卧室里面挂着的两个LV包十分显眼!执行法官依法搜查,发现一些名酒和电子产品。

建邺法院执行法官告诉记者,被执行人蒋某与申请人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有限公司签订贷款合同,共计借款270万元,并办理了公证债权文书,以其妻子王某名下位于江东中路的门面房作抵押。到案发时,还有本金近63万元及利息未还。申请人于是在2018年3月30日申请强制执行。

法院在此前执行该案过程中,查询并冻结了蒋某名下的存款,同时多次联系蒋某发放执行通知等文书,并将他们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但这些措施始终未能引起蒋某的重视。

据执行法官介绍,这处位于鼓楼凤凰花园城的房产有90多平方米,虽然年代较久但是学区房,每平方米市场价大多在4.5至5万元,该房能卖近400多万元。该房此前已经因为其他案件被雨花台区法院和鼓楼区法院查封。

执行法官表示,蒋某身为公职人员,应该遵守法律,积极偿还债务。如果一开始积极配合,也不会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像他这样藐视法律,一定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C、搜查欠债千万的失信被执行人别墅

执行路上,浦口法院执行局局长郑煜说,这起案件的失信被执行人住着别墅、开着豪车,经济状况非常好。

这是一起股权合同纠纷案,张海某、张光某共计欠款1200万元。记者随执行法官来到张海某住的这栋3层别墅,面积在300平方米以上,估价500万元以上。别墅门口停着一辆奔驰轿车,经确认为被执行人的。法官几次敲门没人回应,屋内也没灯光。记者发现,入门口左侧有个鞋架,上面摆着多双鞋子。从鞋子新旧可以看出,这栋别墅经常有人居住。法官请锁匠开门进入房间,发现餐桌上尚未收掉的饭碗。屋内多个角落堆积着打包的衣物,显然被执行人有搬走的意图。

整栋房子装修豪华,客厅内发现价格不菲的吊顶灯、地毯以及成套的真皮沙发。走进卧室,执行人员又有不少“收获”:钢琴、貂皮大衣、最新款的苹果8P手机、珍珠耳环、和田玉手镯、随意堆放的存折、护照、理财流水单等等物品,仅法官列出的查封清单就有长长的两页。在衣橱里的衣服里,执法人员又意外发现2万多现金。

执行法官表示,从搜查情况看,床头有打火机,柜子里有男士衣物以及房主换洗衣服,可见这间屋子最近一直有人居住,这与此前失信被执行人对外宣称的夫妻分居,且不居住完全违背。法官对相关物品登记查封后,转赴下一个执行现场。

【战果喜人】

此次全媒体直播集中执行行动出动执行干警506人次,车辆109辆。共拘传23人,实际拘留6名被执行人,搜查被执行人住所或经营场所21处;扣押车辆7辆,银行卡、存折、纪念币、珠宝、首饰、手表、奢侈品箱包、电脑、烟酒等物件67件;腾空场地和房屋11处,面积逾11000平方米;当场执行完毕49件,达成和解11件,当场执行到位金额345.79万元。直播期间,6名其他执行案件被执行人迫于压力主动前往法院履行义务,履行金额280.6万元;行政非诉执行依法关停企业2家。

【人大代表和专家解读】

10位全国人大代表和40多位省、市、县(区)人大代表及法学专家全程参与见证、观摩或亲历了全国规模空前的直播。

车捷代表认为执行难反映社会诚信出现了问题,加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尤为重要。车捷代表建议,没有财产可供执行的,要有标准进行评估。

南京大学法学教授、博士师导师严仁群谈到,据他了解,我国法院强制执行的力度在全世界法治国家都是排在前列的。直播执行,可以让社会公众看到执行法官在做什么,理解人民法院在为司法公正做多大的努力。

张晓北代表谈到:对于失信被执行人来说最怕曝光,他曾在手机上无意中看到一个“失信被执行人网”,那个网站把失信被执行人的照片全部曝光出来,让他们于情于理于法都要赶紧履行法院判决。

来自公交战线的曹玉莉代表分享了自身身边的诚信故事后,提出他们公交将推出诚信线,可以跟法院合作,把宣传工作做的更广泛一些,把每个人的作用都发挥出来,崇尚做厚道人的社会风气。

【权威通报】

上半年江苏法院执行到位金额近500亿元

自从向“执行难”全面宣战以来,江苏举全省法院之力攻坚克难,取得了重大进展。据江苏高院执行局局长刁海峰介绍,江苏是案件大省,多年来以全国1/20的在编执行人员,承担了全国1/10的执行案件量,过去5年受理执行案件数量连续位居全国第一。

据统计,2018年上半年,江苏法院受理执行案件近41万件,增幅明显放缓,仅次于广东;已执结22万件,同比上升16.6%,执行到位金额492.5亿元,相当于全国法院上半年执行到位金额的1/10。据南京中院院长茅仲华介绍,今年1-6月份,南京法院实际执结19500件,执行到位总金额44亿余元,同比均上升近三成。

为打赢“基本解决执行难”这场硬仗,江苏法院综合运用各种措施。比如,提升网络查控能力,网络查控平台覆盖不动产、工商、税务、公积金等17个领域,截止到今年7月9日,全省法院通过该系统仅冻结银行存款就达133亿多元。全部启用“一案一人一账号”的执行案款管理系统,从机制上解决了执行案款不清问题,今年上半年已通过该系统发放执行款420亿元。全面推行“常态化集中执行”,在被执行人及其财产可能出现的现场,集中执行力量常年开展“现场执行”、“夜间执行”、“凌晨执行”、“假日执行”,今年上半年已开展集中执行活动3360次,入户搜查6061次,拘留7780人次。

此外,江苏法院大力加强联合信用惩戒,推进社会诚信建设,到今年6月底,全省法院累计发布失信被执行人信息119.58万人次,促使27.2万名被执行人履行义务。

刁海峰在直播现场表示,江苏法院正围绕查人找物难这个关键问题,着力打好“三大战役”,即清理积案歼灭战、终本达标歼灭战、财产处置攻坚战,尽最大努力维护申请执行人的合法权益。

“为了最大限度处置被执行人财产,今年上半年,我们启动了对公积金依法查扣,下半年还要将养老金账户在扣除必要生活所需后进行依法划扣;处置的财产除了房地产、汽车等重头戏,还加大对家具、珠宝、名烟名酒等物品的处置,7月份100多个名包要上网拍卖。”南京中院院长茅仲华说。

郑卫平:江苏记者站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